现实

率性道医三九二战梼杌三

率性道医 三九二、战梼杌(三)

盛青云这一挑,恍如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剑尖射出的剑气刺得梼杌咽喉生痛。

梼杌大惊,吓得亡魂大冒,赶紧缩颈低头,摇晃巨大的头颅,竖起口中尺许獠牙迎着星陨剑一磕,堪堪将盛青云斜着一挑的长剑磕开,如果有冷汗的话,梼杌这个时候肯定是冒出冷汗了。就在刚才感觉到盛青云那落下的一剑隐隐有些让它心悸,才不惜放弃攻击,换做防守,两爪左右一封,只等封住盛青云这一剑在就势给盛青云一个反扑;哪知这一封确实封住了,而且是轻而易举的封住了,双爪与长剑一碰,却感觉碰到了空处,盛青云的长剑仅仅一滑,就由下斩化为上挑,毫无涩滞,就那样自然而然的急速向着梼杌的咽喉刺了上去,若非梼杌也是灵敏异常,刹那之间就反应过来,做出及时应对,迅速低头以口中獠牙挡住这一击,那可就悲剧了。

盛青云心中暗自叹息,这一击可是经过周密计算,可还是被梼杌破了,不愧为绝代凶兽,这反应力不是一般可比。

一剑未果,盛青云长剑一荡,横着挡住梼杌封空后顺势拍出的一爪,随即就见梼杌两只前脚一压,硕大的头颅一低,身子一个前冲,同时头颅一扬,寒芒闪动,巨大发獠牙一挑

率性道医三九二战梼杌三

,准备将盛青云给挑个肚穿肠断,这一下来得又急又狠。

盛青云急切间挥出长剑来不及回挡,闪避不及,身前左掌一翻拍了出去,这一下正拍在梼杌巨大的獠牙上。

只是这一掌挡不住梼杌的巨力,梼杌这一挑,顶着盛青云拍出的手掌猛地撞在盛青云腹部,顿时将盛青云护身罡气都撞散了,万幸没被梼杌獠牙挑个正着,只是被撞了一下,撞散护身罡气,人也被撞得倒飞出去,同时倒飞盛青云压制不住逆血上涌,一大口鲜血喷出,散作漫天血雾。

一口逆血吐出,体内气息稍顺,眼角余光正好看见梼杌张着血盆大口追来,意欲一口将盛青云吞下肚去,甚至还看清了梼杌眼中嗜血而兴奋的神色。

盛青云护体罡气被撞散,一口气岔了,半空控制不住身体,眼看梼杌就要赶上,森然巨口大张,血腥之气弥漫虚空,若此刻被这巨口咬住,那将绝无幸免的会成为梼杌口中食物。

危急关头,盛青云大脑极其冷静,一咬牙,强提腹中一口气,强忍这口气冲击剧痛,一拧身,忽如一块石头猛地从空中砸落。

梼杌眼见猎物就要落入口中,兴奋的一声吼,张开的大嘴猛地一咬,“咔嚓!”牙齿生痛,却是一口咬了个空,身子却依旧往前窜出,待发现没咬住猎物,扭动身子翻转,寻找突然不见的猎物时,已经窜出去足有千米之远。

盛青云强提一口气让自己忽然砸落地面,这一下实打实的硬砸在地上,还没有罡气护体,直砸得盛青云眼冒金星,痛入骨髓。

好在盛青云一身已被淬炼得强悍通透,这一下虽痛,还不能造成多大伤害,远没有被梼杌撞散护身罡气内腑受的伤害大。

知道危险还在,盛青云赶紧取出一粒药丸吞下,强提丹田元气护住身体,站起身来,紧盯梼杌,默运玄功行走周天疗伤,要在梼杌转过身来之前尽力恢复一点算一点。

梼杌一转身也看见了站在地上的盛青云,看他嘴边还有血迹,气息也有些虚浮,梼杌兽心大悦,蝼蚁终归还是蝼蚁,再强壮的蝼蚁也不会是神龙,即便虚弱到了极点的伟大梼杌也不是蝼蚁所能挑衅的,若是伟力在身的梼杌,这样的蝼蚁一个哈欠就吹成飞灰了。只是如今梼杌背运,竟然到了要吞食这样的蝼蚁来维持生命力的地步,真是可悲啊!

梼杌脑海里千回百转,也没影响它捕食,在这诡异的归墟,梼杌失去了许多天赋神通,唯一依仗的就是强悍的身体和锐利的爪牙,最强大的猎杀手段就是如同一般猛兽一样的扑、撕、咬、卷、拍、撞……只是因它强悍的身体,这些招数使出来威力绝大。

转瞬间,梼杌又扑过来了,凝神静气,以灵识罩住自己周围千米范围的盛青云对于梼杌的一举一动了解得清清楚楚,所以就算梼杌这一扑的速度已经很快,千米距离眨眼即至,肉眼也很难看得清楚,探出的巨爪狠狠拍下。

盛青云这一刻心如止水,无惧无念,他需要尽可能的减少硬拼,拖延时间,让受伤的内腑恢复。

梼杌这一扑,与猛虎扑食同出一辙,只是远比一般猛虎快了不知多少倍,强悍的力量也不是一般猛虎所能比,而盛青云就在巨大虎爪临身的那一刹,身子一倒,平平的躺在地上,双手举着星陨剑,斜斜的往上一刺。

“当!”

如金铁相交,梼杌从盛青云上空扑飞,盛青云高举的星陨剑刺中梼杌腹部,却没刺进去,盛青云这一刺,就算真正的钢铁也要刺穿,就连美利坚鬼佬的核潜艇外壳也没挡住,可偏偏梼杌的皮毛就硬生生挡住了,当然也是盛青云现在受伤,元气运转不畅,不能发挥出星陨剑的威力;星陨剑从梼杌腹部划过,斩落了几许长毛,只是盛青云在长剑划过之时,看见梼杌超毛之下还长满了细密的鳞甲,星陨剑刺中这些鳞甲,没能刺穿,反倒溅起一溜火星。

梼杌从盛青云头上越过,未能伤到盛青云,反倒被刺了一剑,即便没有被刺伤,可疼痛也是难忍,落地之时,也不回身,抡起长尾就是狠狠的一扫,一时飞沙走石,大大小小坚硬的岩石向着盛青云飞射而来。

刚起身来不及躲闪的盛青云将手中长剑一扔,双掌一圈,一式如封似闭打出,身前顿时出现两个旋转虚影,一正一反,那些岩石撞到旋转虚影,顿时四处飞溅,没有一块穿过旋转虚影的阻挡。

转过身来的梼杌怒吼:“嗷!”狂风大作……

血红的光芒在梼杌眼中闪动,狠戾的气息如狂风席卷,几番失利,梼杌怒火中烧,呲着牙对着盛青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