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第一百四十四章绕圈圈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绕圈圈

以杜克为首的重甲战士们手握各种重武器,杀气腾腾地面对着十多只奇形怪状的病毒种。高大的熊人来回挥舞着手中大棒,口中发出低沉的唿哨声:“来啊,小狗狗,过来啊,让我好好疼疼你~”

苏行与高登走到他身后时,熊人已经准备着要冲上去了。他旋转着大棒,手臂上鼓起大块大块肌肉,一对短短的獠牙从嘴角伸出,咧开的巨口之中满是铮亮利齿,有粗短的棕黑色熊毛从皮肤下长出,丝丝缕缕的血色雾气从他体表升腾而起,让杜克看起来就像个披着血色外衣的凶魔。

鉴定结果显示,这个正在缓缓“燃烧”着的熊人已经踏破了一星精英的桎梏,进入了真正的超凡开端,二星普通。不过很明显,这种通过爆发自身气血来提高战斗力的手段获得的力量很不稳定。数据面板上的倒计时很是直接的揭示了他所能够坚持的时间:三分钟。

这一群病毒种保留了不少犬类特征,看起来像是变异兽在被混乱的力量侵蚀之后变化而成的损种病毒种。不过它们比正牌的病毒种反而要更加难对付一些。它们还残留着一小部分活着时的记忆,这让它们比起绝大多数时候只会凭着本能埋头猛冲的“纯正病毒种”要狡猾许多。

面对来自熊人的沉重压迫感,这群怪物在慌乱了一阵之后就调整好了阵型,开始朝着熊人呼噜呼噜低吼,不断有畸形的肢体在它们身体上出现消失,让这些原本就已经很恶心的怪物变得更加恶心。

杜克发出了凶厉的嚎叫,迈着沉重步伐冲向了怪物。

黑影一闪,足有碗口粗黑沉沉的大棒呜呜鸣叫着划过一条顺畅弧线,将两头怪物砸飞出十多米,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它们身上满是疮疤与脓液的坚韧外皮也抵挡不住这雄浑力道,被大棒击中的地方塌了进去,整个身体扭曲成怪异的形状,从它们身体的所有孔窍中喷出黄绿色体液来。

虽说低级病毒种没有什么明确的内脏器官分别,它们的身体之中更多的是各种不断扭曲变化的肉块与黏液,但是这种难以规避的钝击伤害还是足以对它们造成沉重打击。

嘭嘭嘭。

杜克就像打棒球般将这十多只怪物轻松砸飞,它们的尖牙利爪根本来不及也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就被熊人的大棒敲得粉碎。它们在本能的驱使下一次次冲向杜克,甚至还有粗糙的分工合作,不过面对着那根几乎被舞成了一朵花的大棒,这些怪物很快就都被砸成了一个个晃晃荡荡的大水袋。由此可见,它们的外皮究竟是多么坚韧。

即使受到了这种力度的打击,它们依旧保持了外形的完整,不断有破碎的肉糜与组织残片从它们口中喷出。它们也许三颗,也许五颗的眼球中一片灰白,身体开始不断抽搐颤抖。这也是损种的缺陷——它们的生命力相比正牌病毒种要弱上许多。这种程度的攻击,病毒种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再生完毕,并且进化出相应的防御能力。

随着这些怪物倒下,挡在他们面前的黑暗似乎也散去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从可见度十米上升到了十点五米吧。

熊人怒吼着将大棒砸如黑暗之中,这遮挡万物的黑暗仿佛有着实体一般,令他的攻击就像陷入胶水中,完全使不上力气。他紧握着大棒倒退了几步,黑暗就像黏在棒子上了一样,拖出长长一条。滋滋声响起,秩序的白光与黑暗互相消磨,好一会儿才完全消去。

“一群没脑子的东西,居然冲进秩序场范围里头和我们战斗,果然都是只懂得杀戮与破坏的垃圾!”杜克的身体冒出大团大团白色蒸汽,汗如雨下,他大声笑着:“剩下那些小东西就连给你们了,大家都练练手,等会还有得忙呢!”

几个重甲战士立刻冲了上去,刀枪齐下,又剁又刺,将怪物进行肢解,好从它们身上取下有用的材料。同时也是为了激怒还隐藏在黑暗中的剩余怪物。

高登看了眼苏行,发现他还是抱着手看着黑暗之中,不由开口问道:“奥森,你在看什么呢?”

苏行沉默了片刻,答非所问:“来了。”

秩序场之外的黑暗中就像开了锅般,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断有各种令人烦躁惊恐的叫声响起,仿佛那其中隐藏着无数恐怖魔怪,择人而噬。

泛着钢铁色泽的细长步足飞快踩动着,混合了青色与黑棕色的甲壳在人们眼前掠过,还有它身上那些虎视眈眈的变异兽,它们绿幽幽的眼珠子紧紧盯着车队和冒险者们,几头病毒种形态怪异的尸体被它们踩在脚下。沉默与恐惧如寒风般席卷了整个车队的所有人,即使是胆子最大的人面对如此之多源源不断在他们面前经过的变异兽,也觉得头皮发麻,四肢无力。

即使是早已感觉到不对的苏行也几乎要骂出声来,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大块头的东西跟在后面。只能说那个恶心的家伙存在感太强,完全掩盖了这些变异兽的存在。

高登也顾不上问苏行是怎么知道有东西要来的了

数据生物观察日记第一百四十四章绕圈圈

,他两步跑到正在喘息的杜克身边,低声问道:“团长,怎么办,打还是撤?”

两个熊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了一阵,高登下令所有战斗机器人与战斗员下车准备作战,同时开始收缩阵形。

“这是要打?”苏行低声问到。

“不打不行,至少也得做出个样子来吧,希望能把这些怪物给吓退了。”杜克拄着棒子苦笑到,他挠挠脸,“真是可怕啊,我最多的一次也就见过一百多头变异兽群,除了大兽潮,就再也没见过这么多的变异兽凑到一起过了。奥森,你是怎么知道有东西要来的?”

“那是一种感觉,”苏行看了看还在不断绕着车队转圈的巨大怪物,“就像晚上走路时,有人在你背后想要拍你的肩膀那样,一种直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