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她在无数次采访中都提到

她在无数次采访中都提到:我无法抗拒地去做写作这件事,其主要原因是,这是我目前找到的唯一一件可以缓解焦虑和对抗虚无的办法。这对我来说是一剂解药,我不得不服。

安徽籍青年作家大头马,职业编剧、豆瓣电影鑫像奖创始人、上海国际电影节专业选片人;编剧作品包括电视剧《明星时代》、《爱情定制局》,络剧《我就是妖怪》,动画电影《西游记之火焰山》等;小说《谋杀电视机》曾获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虚构组首奖,并售出影视改编权;出版了《谋杀电视机》《不畅销小说写作指南》《潜能者们》等颇有影响力的作品。合肥晚报2017年8月的报道这样评价她:“大头马被誉为近年来纯文学界的一个惊喜”。

自己更倾向于严肃文学的创作

大头马表示随着年龄、社会阅历的增长,发现自己的阅读兴趣就还是比较偏严肃文学,或者说纯文学一些。平日里比较喜欢看一些外国文学。因此就会想要写像类似小说的冲动。她认为,一个人能写出什么样的作品,与自身的知识架构、个人经历、思想境界等息息相关。比如,她主修学心理学,对她在观察人类方面颇有帮助。谈到文学创作,大头马还是彰显出她鬼马精灵的独特风格。她坦言说其实自己一直都有好多个写作计划,甚至这些写作计划可能每个都不太一样,但是它们都必须非常好玩。在她看来写作就像是游戏一样,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一定要好玩,一定要有意思,即便是严肃文学的创作,也要做出一个好玩的东西出来。有趣,成为了她执笔写作的不竭动力,也正因如此,她能够通过写作带给自己同时也带给别人以无限的乐趣与欢愉。她在无数次采访中都提到:我无法抗拒地去做写作这件事,其主要原因是,这是我目前找到的唯一一件可以缓解焦虑和对抗虚无的办法。这对我来说是一剂解药,我不得不服。

络文学20年,从传播媒介发展到商业写作

谈到络文学,大头马坦言差不多是从1998年就开始接触到络的,同时她认为互联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重大意义的事物,因为从小到大,她一大部分的生活,包括写作的生命都是在互联发生的。大头马认为上个世纪末络文学刚刚萌芽的时候对于络文学是一种基于媒介传播的属性进行定义的,即发表在络平台上的文学作品。后来络文学站的出现催生出了具有目的性,功利性的写作模式,极大地影响了络文学的发展。

我国络文学影视化改编产业发展的空间较大

谈到络文学的影视改编,大头马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她认为,我国络文学本质上还处于类型文学的萌芽状态,20年来取得了不少令世人瞩目的成绩,未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同时,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从类型文学到改编影视成熟的产业链相比,我国的影视工业的发展尤其是影视剧改编产业目前还处在作坊的阶段,需要探索的路径还很多。她同时表示,目前国内部分的影视公司只是看到了络文学的注意力经济,致力于将大量的粉丝转化成影视作品的流量。比如有些影视公司直接拿所谓的IP,有大量粉丝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最终可能会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因此她认为,综合各方面因素看,我国的络文学影视化改编产业发展及可塑空间很大。这一方面需要络文学作家深耕作品创作,致力于推出络文学的精品佳作,同时也呼吁影视制作产业走向行业细分的产业化道路,借鉴海外的优秀经验,着力打造中国品牌的络IP。

(:王怡婷)

台州治白癜风
盘锦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小儿肚脐贴怎么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