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末世到修仙第五百一十五章算计

末世到修仙 第五百一十五章算计

与此同时,叶楚的神识缓缓探出,悄无声息的裹在了谢十六的周身,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气息变化。果然,就在她的手臂微抬,手上的力道一减的瞬间,谢十六周身的气息瞬息间起了丝丝的变化,垂立在身侧的手指微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他的眼底有一抹慌乱极快的掠过。

叶楚将这谢十六前前后后的表现仔仔细细的捋了捋,很快便是得出了一个最合理的结论,这货是想要激怒她。

“我并不想难为师弟你,”叶楚手上的力道减了又减,她咧了咧嘴,脸上的笑意更甚,“我只是想知道,师弟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的惦念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说完,她还眨了眨眼睛,手上的力道更是减轻到了只是堪堪控制住他身形的程度。

“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谢十六的手掌攥成了拳头,身体又开始哆嗦了起来,看上去是一副胆小怕事却硬撑的模样,但背对着众人他对上叶楚的目光中,那挑衅轻蔑的意味又浓重了几分,“我姓谢!”他挺了挺脊背,声音铿锵有力。

看在众人的眼中,是明明白白的传递出一种以自己的姓氏为傲的态度,而配合着他的眼神,落在叶楚的眼中,却是**裸“你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挑衅。

提到了姓氏家族,作为谢家嫡枝嫡脉的谢子烈再怎么忌惮叶楚的实力也不能够再沉默下去了。抬步,谢子烈面色阴沉的仿似能够拧出水来般。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在他即将踏入叶楚的三丈之内时,一道胖乎乎的身形如同一座肉山般挡在了他的身前,陶胖子笑眯眯的看着他道,“谢子烈,在修仙界攻击旁人的法阵禁制,扰人清修,无论缘由那就是生死的大仇,你可要想好了,因为这样的一个理由出头护短,到底是成就了谢家的名声。还是败坏谢家的名声。”

瞥了一眼虽然顿住了脚步。却仍是脸色铁青的谢子烈,陶胖子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你的脑子果然只是用来凑身高的。只不过是提了一句姓谢。你就急吼吼的往上冲。莫要忘了。人家已经攀上了高枝儿,现在可是妥妥的准内门弟子了。”话一出口,陶胖子的心头便是一凛。与闻言望了过来的叶楚视线撞到了一处。

叶楚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对着陶胖子微微的颔首道,“关于这个“准内门弟子”,还请师兄指教。”

微微的顿了顿,看了眼叶楚扣住的谢十六,陶胖子稍一沉吟,权衡了一下利弊便是开口道,“谈不上指教,这事儿全灵光峰都知道,有人傍上了大粗腿,只要修为进了金丹期就能一跃入内门。”

“金丹期,内门弟子……”叶楚的手指搓动着,嘴角的笑意浅淡了几分,冷冷的瞥了谢十六一眼,之后,微垂下了眼睑,遮住了眼底那浓浓的杀意。

“多谢师兄指教,”叶楚沉默了片刻,收回了扣住谢十六的手臂,双手抱拳,对着陶胖子一拱手,“不知道师兄对于宗规熟不熟,我还有些事情想请教。”

“呵呵……这位师妹,”似乎被挠到了痒处,陶胖子笑的开怀,用力的拍了拍微突的肚腩,得意洋洋的道,“你陶师兄我,别的方面或者只能算是一般,但若说到对于咱们归元谷宗规的熟识程度,你可着灵光峰打听,师兄我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围观的人俱是纷纷的点头应和,对于陶胖子的豪言壮语没有表现出半分的异议,显然是非常的认可他的这个说法。

“今天这事儿,若是走向正常,我同这位谢子烈师兄起了冲突,会有怎样的后果,还请师兄不吝赐教。”叶楚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一脸诚恳的看着陶胖子。

“这个,”陶胖子摩挲着双层的下巴道,“今这事儿是你占着理,若是你同谢子烈打上一架,只要不出人命就不会惊动执法队。不过,”他朝着谢子烈的队伍努了努嘴,“谢子烈这个人虽然脾气暴但是护短够义气,他们可不会从那里干看着,一旦引起了群殴,受伤的人数多了,免不了到执法队里头走一遭了。”见识了叶楚的实力,还记得她身上那一闪而逝的森冷杀意,陶胖子可不认为叶楚是什么不敢动手见血的善茬儿。

群殴,叶楚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依照她的性子,虽然不会下杀手,但必是要伤人见血的。不过,这一局被胖子阴差阳错的接了过去,谋划未成,谢十六便是亲身上阵

末世到修仙第五百一十五章算计

,一边继续的挑动着谢子烈出手,一面试图激怒她出手,从而能够为她扣上一个伤害内门弟子的帽子,呵呵,这还是个连环计!

感受着叶楚身上那猛的升腾而起的阴冷之意,陶胖子顿了顿,琢磨着该是执法队走一遭的话刺激到了她,笑眯眯的解释道,“师妹不必太过在意,这事儿是你占着理,便是进了执法队,虽说是要浪费一些时间,但却不会叫你吃亏的。”

确定了谢十六的目的是将她算计入执法队,叶楚也懒得继续废话了,想要杀她的那个人是执法队的老大,在宗门之内广有公平公正之名的执法队对于她来说,就是龙潭虎穴。

虽然谢十六不一定知道他的算计不啻于要了她命,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叶楚将他当做了敌人,她颇为认真诚恳的看着陶胖子,“有哪种情况,外门弟子杀掉内门弟子可以不受宗规的处罚呢?”

陶胖子眼露错愕,揉了揉耳朵,生怕自己是听错了,怎么好端端的话题竟是转到了这个方向?外门弟子杀内门弟子?她要杀谁?

嗡嗡声四起,所有的人都是被叶楚这莫名其妙的一问给弄糊涂了,只不过是陶胖子跟谢子烈两帮人的例行冲突,他们看热闹都看的不是太兴奋了,怎么会有如此突兀诡异的走向?!

谢子烈绷紧的一张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向叶楚的目光如同看到了个二傻子,呵,没吃药就出门的人是谁?未完待续……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