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玉羽仙妖 第四十六章 夜麒的“秘密”

玉羽仙妖 第四十六章 夜麒的“秘密”

夜麒扇动着那双墨黑色闪着肃杀光泽的双翼,稳稳的落在烟萝面前。脸孔靠的很近,烟萝再次问道那股莫可名状的香气,还有浓的化不开的妖气。

她不由自主的别过头去“妖王大人,半年多未见,你身上的妖气更胜从前了,不,应该说多了点儿别的味道”

夜麒并没有错开身体,反而靠的更近了些,他温热的呼吸扑在烟萝脸上,烟萝眸中精光一现,随之点头道“原来是被魔气浸染,难怪有我不能辨识的气息”

夜麒顿了一下“妖魔本属一界,本王身上有魔气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烟萝微微笑道“这该是魔君最爱的结果,黑魔契约的威力到底多少,目前只是传言,烟萝只愿妖王大人不是其中一员!”

夜麒闻言身上的翎羽瞬间竖立起来了,整个人被翎羽撑开,似一只胖大的圆球,不过眨眼的功夫再次恢复如初。

“什么狗屁黑魔契约,那些意志不坚的妖不是我妖界之人,我手下之人怎会这么经不起诱惑!再说,我本是妖,便是堕魔又能如何,烟萝子,你是来挑战我的尊严的?”夜麒唇角翘起,一抹笑自英俊的脸孔上化开。

烟萝微微摇头“你若得到我所拥有的战神之力,定然在第一时间堕入魔道,那时候魔君必然会借助你的力量先攻陷妖魔两界,再将千年前封印的恶灵唤醒!”

夜麒不悦的挑了挑眉“把本王说的如此不堪对你有什么好处?”

烟萝没有理会夜麒的叫嚣“烟萝不过依书直言罢了!”话毕转过眸子看了眼身体还在僵硬中的墨瞳。

远天的天光里有一抹亮色透过氤氲的黑,蜿蜒着射了进来。

“天快亮了!”烟萝喃喃自语。

话毕错过夜麒的身体,走到墨瞳身侧,掌心化出一道青紫色的光,光芒成纱状扩散,墨瞳原本僵硬的身体微微动了下。

夜麒对于烟萝这么不把他放在眼中的行为很是懊恼,跳到她面前伸出胳膊拦住她的动作

“烟萝子你不会就这么打算离开妖界吧!”夜麒一脸挫败的问道。

心内暗自腹诽,枉他活了这么久居然被一只小妖轻视了,他哪里没有墨瞳这家伙有存在感了

?好歹也是妖魔两界之主,烟萝子却压根儿没把他放在眼里。

夜麒再次确认式的道“这么走一遭就不遗憾吗?”

“遗憾?”烟萝白了他一眼“来妖界本就是来讨个公道的。烟萝与妖王大人本没什么恩怨,你却莫名其妙给我种下妖毒,期间种种纠葛烟萝不愿深究,如今安静的离开妖界。难道不是大王您希望的?大王难道真的希望烟萝与魔界联手毁了你妖界,你才真的开心快意?”烟萝的语调很是轻柔,却字字太刺儿,刺的夜麒逼得自己的嘿嘿两声,以缓解尴尬。

烟萝半仰着头。见夜麒半响无语,接着手上的动作,墨瞳的身体总算松懈下来,却力竭似得差点儿跌倒。

烟萝眉头微蹙,上前扶住他。

墨瞳冲着她眨了眨眼,烟萝回以微笑。

两人都没有说话,烟萝却会意的扶着他朝妖界之外走去。

夜麒巨大的羽翼突然现身,阻断了前行的路。

烟萝眸光冷然,凉凉的投射在夜麒身上。

夜麒不自觉的缩了一下脖子“别那样看着本王,若不然本王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烟萝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倒是一旁气息微弱的墨瞳唇角勾起一抹笑来“夜麒你这自大的毛病倒是与我一般无两”

夜麒冷哼了一声“烟萝子我来阻止你离开是要告诉你两件事儿!”

他见烟萝的注视再次转向他,这才继续道“第一、你的狼兄玉锦不日便会与你相遇,可有一样你们的相遇只是痛苦的开始”话到此处他又嘀咕了一句“这样的相聚,若是换成我,还不如从未见过”

烟萝神色陡转,她没有忘记玉锦,半年已过去,玉锦若是能够脱身又怎会不与她联系?

“第二件是什么?”

“这第二件吗?却是与你玉羽一族密切相关!”夜麒说道此处卖了个关子,顿了下不再继续。

“玉羽一族被倾天冕全部覆灭。这我已经知道了!不劳烦妖王大人挂心!”

夜麒冷笑了一声,眼眸之间的妖异更胜了一分“想不到经历了这许多你还是从前那个单纯无知的小妖,烟萝子你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这世间三界六道为守护你而牺牲的那些妖孽实在是太不值得。你身上那三十三只游魂他们的牺牲也变得苍白无力,他们的执着没错,错只错在相信了你,轻信你可以帮他们完成心愿”

烟萝沉声望着他没有说话,夜麒继续道“他们也是该死,本不该抱有希望的!”

烟萝再次沉默以对。倒是墨瞳一副憋得快要内伤的神情“妖王大人,我劝你还是有话直说,这样对大家都好!”

“墨瞳,我们走!”烟萝垂下眸子,她对于过去的恩怨有些厌倦,如今只有一件事让她非常困惑,那便是三十三只游魂一惊聚合,可她的身体并没有特殊变化,如此平静让她心内极度不安。

墨瞳扶住烟萝,墨黑色的眸子肯定的看着她,烟萝叹了口气转过身体“我的时间有限,请妖王大人有话直言!”

夜麒收起戏谑的口吻,他看了眼伏魔山的方向“你觉得我骗了你,那座伏魔山下根本没有什么《妖王宝典》”

“重点并不再这本妖界至尊无上的宝典,而在于伏魔山下封印的那颗冰魄,那颗冰魄并非妖界之物,却是若干年前天界一场阴谋的产物”

“天界的阴谋若与玉羽一族无关,还请妖王免开尊口”

夜麒浑然不在意烟萝冷然的口吻“玉羽一族世代守护的不过是上古战神共工大神亲手为爱妻制成的战衣,可这件战衣共工的爱妻从未穿过,便已在天崩地裂的一瞬间落入凡尘。

数载之后浮于尘世,那些年已成为各界神魔妖鬼的争夺之物,传说中,这件战衣拥有共工的神奇力量,有着毁天灭地的能量

传言说这件战衣吸附了共工大神毁灭之前的怨气,所以可得到之人均没有好下场。

很长一段时间里谣言四起,各界为得到这件战衣混战了许多年,最终天帝出面调和将这件战衣封印在三界六道之外,由天界法力高强的两位仙人看守,同时将叛乱中不肯把手的恶灵封印在内。

烟萝眨了眨眼,夜麒说的这些有些她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一些她隐约间记得。

“你一定奇怪我为何要跟你说这么详细吧!”

“那些你所知道的真相,不过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而真正的真相只有一个,那便是数千年前,天帝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将重伤玉羽一族,同时将拥有神秘力量的冰魄一分为二!”

烟萝面上神色未变“你是说,玉羽一族和我今日所经历的苦难,俱是因为天帝陛下当年的一时邪念?”(未完待续。)

宝宝可以用宁尔康退热冰露
婴儿发烧物理降温五种方法
宁尔康牌退热冰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