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末世到修仙第三百一十六章剑意护体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一十六章剑意护体

究竟,谁胜谁负?

围观的众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分出胜负的这一幕,紧紧的盯在了两人的身上。

“滴答!滴答!”

一滴接一滴的鲜血自叶楚握剑的手掌处滴落,染红了黄沙。

“呵!”叶楚淡漠的瞥了李山寒一眼,之后,扯动着嘴角,面上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

就在归元谷的弟子脸色微变,心道不好,天一门的弟子们喝彩声、嘲讽声尚且含在嘴中的瞬间,异变陡生。

李山寒的身上,以他的额头眉心处为中心,猛的有数道白光爆射,璀璨刺目。这些白光由一道道,灵活游动的乳白色的小剑汇集而成,每一柄小小的剑身上,都蕴含恐怖的锋芒之气,向四面八方扩散。这道道乳白色的剑,联动成了一片,组成了一柄散发着熠熠光芒的长剑,在李山寒的面前挺立,护住了他的全身。

这一剑的周围萦绕着连绵不绝的天地元气,扯动着它周围的空气微微的扭曲。气势汹汹,镇压四方。锋芒逼人!

这一柄虚幻不实的乳白色光剑,慢慢的凝实,如同实质般,闪动着微寒的光芒,吞吐着细碎的剑气。只是静静的悬停在李山寒的身前,却叫叶楚感到它可以遮天蔽地,锋芒避无可避。

剑意护体!叶楚的眼瞳猛缩,呼吸一窒,心脏的跳动变得急切。

剑意是剑修对于剑的理解到了一个极致,才能领悟的剑之真谛,杀伤力极为强大。缺陷却是剑意极难领悟,非但要有扎实的基础,同时也很讲究灵光一闪,只能靠自己去体悟、领会,剑意这个玩意儿就不是能教出来的,最多只是前人指路,后人自行摸索。若是跨不过那道门槛,便是有人手把手的教导,也是一辈子摸不到剑意的皮毛。

剑意的领悟,只能靠自己

末世到修仙第三百一十六章剑意护体

,却不是没有捷径。

多年前,一名天才的剑修,为了叫自己的门下弟子领悟剑意,便是异想天开的将自己的剑意分割了一部分出来,通过特殊的手法,将它制成了一粒种子,种在了他弟子的神魂之中,本意是为了保护他的弟子,所以,称之为剑意护体之法。

孰料之后不久,他的弟子竟是成功的领悟了剑意。虽然他弟子领悟的剑意同他的剑意一模一样,而且也一直无法超越他的成就。但是,这弟子的剑意却是如同他剑意的分支一般,汲取着他在剑意上的一切领悟,随着他剑意的突破而突破。

本来这只是个个例,但是偏偏这个修仙的世界,最不缺的便是有一些天马行空想法的天才,他们非常乐意于挑战既定的规则,而且能够将有些疯狂的想法付诸实施,并最终取得成功。

经过数代修者的不懈努力与完善,本来只是单纯的剑意护体之法,渐渐的变成了剑意的传承之法。虽然略微有些小瑕疵,那便是被种下了剑意种子的修者,再也无法自行领悟到自己的剑意,只是成为了另一个修者剑意的复制者。

但是,相对于拥有了巨大杀伤力的剑意,而且不必自己费尽心机的去提升自己的剑意这一点,只是不能突破赠与剑意者的高度,这么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的弊端,谁又会去在乎!

不过,这个方法一出,几乎是遭到了绝大部分的剑修的抵制。一个真正的剑修是绝对不会去采用这种方式的剑意传承,剑修自有自己的骄傲,别人的剑意再好再强,对于骄傲的剑修来说,这都是亵渎,对手中之剑的亵渎!

剑修的自尊、骄傲和手中的剑,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亵渎。

本来剑修一途,便是荆棘重重,完全不应该存在不劳而获这种事。若是剑意轻松可得,且人人研习前人没有突破,长此以往,真正的剑修必然泯灭。若是吃不得苦,受不得累,便不要成为剑修。于是,当时许多的剑修高手,联合起来,纷纷出手,废掉了那些并非自行领悟剑意的剑修。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的发现,这种剑意护体传承的剑意,有着一个更大的弊端。那就是,若是这剑意的种子的承载者一旦身陨,那么对于种下剑意种子的那名剑修来说,也会在剑意的提升上受到很大的限制,严重的更是有可能从此剑意止步不前。

因此,这样通过剑意护体而传承剑意的方式,才真正的消声觅迹,消失在了修仙界。

李山寒额头眉心正中那突然出现,正在闪动着熠熠灵光的剑形图案,正是剑意护体的招牌标志。

“呵,剑意护体!”叶楚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冷冷的道:“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废物,”叶楚垂眸看着自己流血的手,之后,摔落了手上的鲜血,冷冷的笑了,声音中透出了刺骨的冷意,“一个不配成为剑修的废物,竟是叫我受伤了!”叶楚抬眸,眼底是森森的冷意。

剑修可以骄傲可以自大,可以冲动可以无脑,可以正可以邪,但是绝不能对自己的剑没有信心,对自己能够领悟剑意没有信心。以这种剑意护身的方式,去不劳而获的领悟剑意,根本就是一个懦夫,废物!

被叶楚一剑便是逼出了他极力隐藏的秘密,李山寒的面容扭曲狰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是栽在了这样一个黄毛丫头的手中!他不必回头,便是能够感觉到身后师弟妹投向他的目光变了。那种种不可置信的目光,如同棘芒在背,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底。他在宗门之内苦心经营了多年强悍大师兄的画皮,竟是被眼前这个黄毛丫头,给剥扯的一干二净。

恨!满腔的愤恨透过他的双眸,狠狠的刺向了叶楚,刚刚他只是想叫她受伤见血,受到些教训,明白自己不应该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便是罢了,可是现如今,他恨不得生吃了她!她,一定,必须要死!

双眼血红,李山寒额头的青筋暴跳,紧紧抿住的嘴角滴下了鲜血,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我!要!你!死!”(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