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妖精的魔匣第三十八章恐惧投影

妖精的魔匣 第三十八章 恐惧投影

研究所―地心实验室。

凹入地面的钻舱投放平台骤然喷出一股浓烟,金字塔形的出入口随即其中部分开,投射出闪烁不定的夺目流光,四周空气在高温中蒸腾为涟漪状的水纹。

“目标已经返回,使用冻气冷却设备。”远处护栏内的罗伊德所长推了推眼镜。

呲――!

平台内嵌的管道口转动球阀,喷出四股白色的浓稠烟柱,在低温冻气的笼罩下,空气中的温度迅速降低,刺眼的流光随之缓缓消失。

很快,悬浮于平台中徐徐旋转的大型中空晶体,出现在研究员们的视野中。

等待了两秒后,一位浑身裸露的婀娜身影,从钻舱内部弹射而出,稳稳的落向地面,赤足站立在平台的边沿出,胸腔剧烈的上下起伏,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几名捧着浴巾的女性研究员连忙小跑到平台边沿,将白色的浴巾包裹在对方身上,并一个个喜笑颜开的送上祝词:

“恭喜你,妮可骑士,你已经成功晋阶为天灾骑士,感觉怎么样?”

“前所未有的好。”

感觉着体内充盈的力量,妮可享受的闭上双眼,咏叹般的说道。

就在她沉浸在力量暴涨的余韵中时,罗伊德所长大煞风景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妮可骑士,你现在自由了,随时可以离开。当然了,如果有什么要求你也可以尽快提出,我们甚至可以为你举办一场欢庆派对。”

妮可睁开眼睛,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现在就离开。”

“如你所愿。”罗伊德所长微微一笑,随即嘱咐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带我们未来的女爵去更衣室。”

“对了,布鲁诺?他出来没有?”她突然想起了与自己一同前来的银发少年。

“他比你早一天构建天灾武装,是位的年轻人,当然了,你也非常优秀,妮可小姐。”

“比起蓝血者和亚雷怎么样?”妮可故意刁钻的问。

“唔……”罗伊德所长恰到好处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拧眉反问道:“那么我得先问你,打击人心和非常打击人心的两个答案,你想听哪一个。”

“这个问题请到此为止吧。”女汉子连忙吐舌求饶,她可不想被破坏前所未有的好心情。临行还礼貌的冲对方致了一声谢:

“多谢你了眼镜所长先生,我先告辞了。”

“……眼镜所长……”罗伊德所长推向眼镜的手指顿时僵在半空中。

……

“妮可我回来了!”一脚踹开黑之座厚重的大门,妮可跑到大厅中心的喷泉旁,兴高采烈的宣布了回归。

无声无息之间,旋梯内刹时延伸一道模糊的黑色虚影。她本能的扑上前,却根本跟不上虚影闪电般的高速,还未反应过来,一团香气四溢的鲜花已经砸在了脸上。

“欢迎我们黑之座唯一的女天灾骑士回来!恭喜恭喜。”亚雷将花束拍在妮可的脸上,坏笑着说道。

“起源骑士欺负人啊!这不公平!”妮可委屈的大呼小叫了起来。

“我很公平啊,你和布鲁诺都是一样的待遇。”黑发骑士说着将花束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哦,这还好一点。”

她笑嘻嘻的收起了花束,轻嗅了一下花香,随后满脸**的说道:“克拉克在哪里?我快憋死了!”

“他们还在锻炼……”亚雷很理解对方的想法,因为他已经差不多快憋死。但想到今晚一个三阶骑士要面对天灾骑士的压榨,只能劝告道:

“妮可,如果你不矜持一点,今晚的克拉克肯定受不了你的折腾。”

“讨厌啦!”

妮可露出一脸娇羞的表情,妆模作样的拍了他一下,然后似乎是想通了某处关键一样,美目骤然一亮:

“我得在克拉克体力耗尽前去找他!晚上再见!”

话音未落,她便用上天灾骑士的速度,如同风影一般离开了主座,几个呼吸间气息便超出了亚雷的感知。

“唉!”黑发骑士望着她的背影。突然发出一声悲凉的叹息,为了即将完蛋的克拉克,也为了只能握手的自己。

还未到傍晚,妮可就搀扶着已经成软脚虾的克拉克回来了。和几乎虚脱的面瘫男不同,她却是一副神采奕奕充满活力的模样。

将几乎被榨干的软脚虾送入房间,她便一溜烟窜上了天台,在那里,刚刚从以太境界返回的亚雷,正躺在地面上喘气。

“你看上去状态不好啊。我还打算请你指点几下的呢。”妮可凑到他面前说道,她身上散发着一股皂荚的气味,明显是刚洗过了澡。

“等一会儿吧。”黑发骑士掏出手帕,抹去眼角的血迹,有些虚弱支起了身体,等待着身体机能自动调理好伤势。

“你在学习什么奇怪的秘术吗?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姑且也算是一种秘术吧,以太化,听说过没有?”他掏出从图书馆借出的以太理论手抄本,递到了对方面前。

“完全没有听说过。”

妮可一脸迷糊的摇了摇头,接过手抄本简单的翻了几页,就还回给了亚雷:“这不是已经被淘汰的邪道技巧么,你怎么会想学习这个东西?”

“邪道?这可不一定。”

黑发骑士的声音逐渐变得洪亮,强行模拟以太境界的创伤正在消退,眼中投射出逼人的热度,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我已经摸索出了一点小技巧,你要不要试试看?”

“哦?那就快点使出来吧。”她跃跃欲试的跳到一边,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稍等一下。”

亚雷支撑起身体,背靠着夕阳握紧双拳,鹰目射出两束湛然金光,体表浮出一层如烟雾般蒸腾虬结的高温黑炎。

这就是以太?

妮可有些狐疑的望着对方,除了令她为止甘拜下风的高强度斗气以外,貌似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啊。

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对方身上已经高度凝聚的钢斗气居然还在压缩,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整个天台的温度也不断升高,地面的石板逐渐发出了咔嚓咔嚓的炸裂,传出一种焦糊的味道。

这对灵魂和躯体高度同步,能够完美操纵每一丝力量的起源骑士而言,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嘶――!”

黑发骑士长吸一口气,终于停止了压缩斗气,他已经能感觉到凝聚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极限,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斗气反噬。

“开始了!”

亚雷眼中透射的金光愈来愈盛,身体骤然一个下蹲,立足处的石板随之碎裂,伴随这个动作,覆盖在他体表的黑炎骤然脱体而出。

轰隆――!

在空气爆裂的轰炸声中,高度压缩的黑炎在他眼前凝聚成型,化为一具不稳定的人形轮廓,随着它的出现,妮可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惊胆颤。

没错,如果说硬要用一个词语形容她现在的感觉,那么就只有恐惧!

明明暴露在黑炎辐射出的高温中,妮可却觉得一阵莫名的寒意充斥在四肢百骸间,随着那具不稳定的轮廓逐渐成型,这股寒意也随着不断放大。

“这……是什么东西?”

她强忍住那股极其不爽的胆怯感,提起嗓门问道。

“……”

亚雷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神情严峻的盯住虚影,眼中的金芒愈来愈盛,到最后已经形成了实质化的光束。

最终,这道黑炎凝聚的虚影,竟变成了他身披天灾武装的模糊轮廓,安静的悬浮在二人中间,带着如影随形的恐惧威压,一动不动的盯着女骑士。

“恐惧投影。”

黑发骑士终于抽出一丝精力,有些吃力的说道。

“这就是……你这些天的研究成果?”

妮可龇出雪白的银牙,如同受惊的猫科动物一般,恶狠狠的盯着恐惧投影。

“没错,想试一试么?”

亚雷将呼吸维持在平稳状态,然后勾了勾手指,恐惧投影随即骤然退至后方,冷冷的悬浮在他身后,那股无形的威压也跟着退散而去。

“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想和这种东西交手。”她才不会承认自己现在已经手软筋麻的提不起劲了呢。

“那还真是可惜,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它能发挥出我一半的力量。”黑发骑士完全不知道恐惧力场的威力,还在试图诱惑对方与自己交手。

“说不打就不打啦!”女汉子发出打着颤的尖叫。

“好吧……”

亚雷精神一松,眼中的金光瞬息消失,凝聚的恐惧投影也轰然飞旋而起,化为一道冲天的火柱,掀一团团炙热的狂风,吹遍了整个天台。

“真是……让人超级不爽……的力量。”妮可如同得救的溺水之人一样,被热风一冲,就全身虚脱的栽倒在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你没事吧?”他终于发现了对方的异样。

“不知道啊……说不定没事……也有可能有事……”她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气喘吁吁的答道。

“怎会这样?我现在就扶你回去休息!”

黑发骑士连忙将妮可从地面上搀扶起来,顺势扛在肩头,就这么直接从天台边缘一跃而下。(未完待续。)

薏芽健脾凝胶
印度希爱力和希爱力不同点
长治权威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