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天才相士第六百七十九章三座大山

  天才相士 第六百七十九章三座大山

  刘经天终于回来了,但从进入诸人视线开始,所有人便能看出这xiǎo子身上的精气神全部都没了,仿佛成了行尸走肉一般,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甚至进门之后,还被屋内的一把椅子给绊了一下,差diǎn儿摔倒在地

  “你xiǎo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丢了魂了让道爷我帮你招招魂,顺带领你出去干diǎn儿爽心事,这模样你自己不嫌磕碜,我看着都难受”张三疯见刘经天这幅模样,笑呵呵道

  刘经天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轻声道:“疯爷别闹了,我现在没心思”

  看着刘经天这模样,张三疯不禁吃了一惊要知道这xiǎo子平素最是爽朗不过,从来就没有个心绪不安难受的时候,而且尤其喜欢凑热闹,现在自己拿出去找乐子这事情来勾引他,他居然都不为所动,恐怕真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表,家里现在究竟是怎么了”从看到刘经天一幅失魂落魄模样开始,林白心里就开始直犯嘀咕,而且再想想之前自己接到的那个,此时内心更是像十五只水桶打水般,七上八下説实话,他真的有些怕事情会到如自己所想的那种地步

  刘经天缓缓抬起头,眼中居然有泪花闪烁,沉默良久之后,才哽着嗓子,轻声道:“林白,咱们老刘家垮了”

  话音一落,满座皆惊要知道而今的刘家可谓是正处在如日中天的地步,从林白回归刘家之后,刘家就开始了一系列大动作,而且更是和掌握了华夏政坛的贺家联姻,而刘家的第二代成员更是分属西北、西南两大军区首脑,一门两将,即便是整个华夏都找不出来第二家

  可是现在刘经天居然説刘家垮了到底是有怎样的事情,才会让如日中天的刘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而且从开始到现在,一切居然隐瞒的如此之好,根本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出来

  “经天你仔细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林白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后,捏紧拳头,盯着刘经天沉声问道要知道林白好不容易才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而今刘经天居然説刘家已经垮了,这让他如何能够心平气和

  刘经天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伸手紧紧的抓着头发,哽咽良久,才将事情一五一十讲出

  原来刘经天这一天没有出现,是因为他一直在联络自己身在燕京的朋友,想要从这些交好的世家子口中,探寻出关于刘家现状的只言片语无数个打出后均是石沉大海,但最后终究是让他从黄宗泽那xiǎo子口里探出了些风声,但就是这丁diǎn风声,却是几欲将他击倒

  也不知道究竟是抽了什么风,燕京城内突然闹腾起来,而且各大家族空前团结,一致将矛头直指刘家,家,而且据説还有一份什么直达天听的资料,也正是这份资料的出现,才让燕京城内的高层,对此次事件保持了空前的缄默

  而且在各大家族成员的刨根究底之下,虽然没找出刘家的马脚,但却是挖出了一些有关夏xiǎo青的事情夏xiǎo青早年丧父后,便开始独自经营,纵然手段诸多,但阻碍却是颇多,不得已之下,行了些非常之事,向前段时间才被抓起来的某位大佬给予了一些好处,打通关节

  此事一出,那些原本也还在缄默的家族,也如闻到腥的狸猫般,开始疯狂的狂追不舍,要求将夏xiǎo青关入大牢,彻底审查但夏xiǎo青的关系,刘老爷子如何不知,他如何肯轻易放手不管,是以生生将此事给拦阻了下来

  但刘老爷子越是这样,那些人闹腾的就越凶,甚至直接有人説,刘家和被抓起来的那人之间也有不清不楚的纠葛如果只是这样闹腾的话,也就罢了,在刘贺两家的高压下,最多折腾一段时间,便不会再有什么结果

  但在这节骨眼上,贺家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也保持了沉默,根本没有出手而最为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刘军文和刘军武更是直接被高层一纸调令调回燕京,而且回到燕京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这让那些狗苟蝇营之辈愈发像打了鸡血般疯狂起来

  高层的沉默,贺家的袖手旁观,使得形势愈发扑朔迷离起来燕京城内几乎成了一幅宛如清洗般的状况无数以往和刘家亲近的官员,均是被那些人打压的不像样子,即便如黄家隐隐然都有承受不住高压的趋势,如果不是念在林白屡次帮助的份上,恐怕也反水了

  家中两位长辈回到燕京后失踪,没有任何音讯;连贺家这位姻亲的盟友都保持了缄默;亲近官员悉数被清洗;华夏高层更是一种默许的态度……

  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如果继续延续下去的话,等待刘家就只有树倒猢狲散这一个结局

  “林白,按照黄宗泽的説法,恐怕老爷子也保不了xiǎo青姐多久了他老人家从事情开始之后,便住进了疗养院里,好像身体出现了一些变故……”话説到这里,刘经天已是泣不成声,双眼红肿一片,那模样叫人无比心酸

  听完刘经天的话之后,场内彻底陷入沉默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林白身上金陵如此乱局,而燕京现在又闹了这么大一出,就算林白有三头六臂,恐怕也难以承担下去

  “娘的,这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搞得鬼,老子要是知道是谁,不把他皮扒了,我就不叫三疯”张三疯睚眦欲裂,在屋子里团团转了起来,牙关紧咬,怒斥不已

  要知道他和刘经天脾味相合,两个人投缘无比,而且刘家人对待张三疯也更是极为尊重不但让林白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就连他这个师兄也是一般无二,可是此时居然有人敢这样去对付刘家,他如何能如旁观者般泰然处之

  “表哥,宗泽有没有説两位舅舅的职务现在已经被革掉”林白平静了下心绪之后,强压下心头的郁意,转头看着刘经天沉声问道

  刘经天摇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革职不革职又有什么差别”

  “这里面差别大了,如果革职的话,就説明那份资料里的内容绝对属实;但是现在没有被革职,就説明那份资料本身也有些问题,就连那些高层他们也吃不准究竟该怎么判断,恐怕也正在等待最后的结论出来”林白缓缓摇头,沉声道

  诚如林白所説,高层态度的缄默对于如今的刘家来説,事实上不但不是坏事,而是一种好事因为缄默是一个具有双重含义的词汇,你可以理解为纵容,也可以理解为观望,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一切根本就不会是问题

  “我出来之前给老爷子检查过身体,他老人家的身体机能一切状况良好,不可能出现什么变故除非是老爷子故意想要住进疗养院,否则的话没有人能让他住进去”没等刘经天开口,林白又説出一句

  听着林白的话,刘经天眼中露出一抹希冀光芒,但却是一闪即过不管怎样,林白现在所説的这些话都只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臆测罢了如果真是他猜测的后者还好,若是前者的话,等待刘家的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结局

  “你回不回燕京”沉默良久之后,刘经天盯着林白温声问道

  林白没有吭声,缓缓起身,朝着门外走去现在他的心很乱,很多事情他都必须要捋清楚才行,如果不能将这一切的迷雾剥丝抽茧的捋清楚,那不管去什么地方,也都还是那一个几乎不可能改变的结局

  看着林白的身影,诸人没有吭声,只是目送他远去所有人都很清楚,从刚开始到现在,林白一直在逃避一个问题,那就是夏xiǎo青

  他们知道夏xiǎo青在林白心中的分量,也很清楚这个林白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而林白从始至终对她只字未提,不是不挂怀,而是此时此刻,所谓的挂怀,所谓的眷恋,都没有找出方法把自己的女人从火坑中救出来得更紧要

  刘家、夏xiǎo青还有金陵的一切,就像是压在他背上的三座沉甸甸的大山,他必须挺直了腰杆,扛着这三座大山到一处四平八稳的地方放下,否则山毁人亡

许昌好的白癜风医院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昭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