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心灵小说蝴蝶兰

摘要:一个小小的院落,几间砖瓦房,掩映在一片红的,粉的,蓝的,紫的花海中。小蝶惊叫了一声:“太美了!”。她最喜欢这个季节到李家来。春天似乎就凝聚在这儿,而后延伸开去。葱翠的田野,满坡满道不知名的野花,还有忙碌的蝴蝶,空气中都满是花的芬芳。 1

跨过大门,走过门厢,穿过一个树荫遮蔽的阴凉的天井,进到一个敞亮的院子,虎子在管家的指点下卸下担子,一盆一盆地往外搬着花盆。按吴管家的吩咐摆放到指定的位置,还有一些待种的花卉,也要一棵一棵栽到花坛里。阳春三月,正是栽花的好季节。虎子谨遵父亲的教导,多做事,少说话,对进进出出的人并不多看一眼。

“哎,虎子,你来了,我要的蝴蝶兰带来了吗?”一个穿着学生裙,扎两个麻花辫的姑娘冒冒失失闯了进来。

“哦,二 。二 下学了?”虎子有些局促地站了起来。

陆家的二 陆雨蝶小脸红扑扑的,看来走得比较急,黑潭似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二 ,这是你要的黄色的蝴蝶兰。”虎子从担子里搬出一盆开得正艳的蝴蝶兰,黄色的小小的花朵,一朵连着一朵,有些不胜负荷的模样,沉甸甸地坠了下去,亏着叶茎比较长,翠绿翠绿的叶子成了衬托色,衬托得这株蝴蝶兰越发的典雅、不俗。陆雨蝶爱不释手,直向虎子讨教平日该如何养护蝴蝶兰。

虎子腼腆地笑笑说:“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况且二 功课紧张,恐怕也没时间打理,我反正过几天还来的,我来帮你养护吧。”

“臭小子,瞧不起我是吧,怕我把花养死了是吧。上次我那是没经验,水浇多了,这回我一定会养好的。”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一急虎子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小蝶,你又在跟虎子闹什么呢?放学了也不先把书包放下。”那边的回廊处款款走来一个少妇。

“大 。”虎子躬身垂首。

“姐,是虎子取笑我。”

“我看是你欺负虎子吧。”陆雨婷对妹妹轻笑着,又转向虎子,“虎子,李伯的病好点了吧?”

“好多了,大 ……”

“谢谢大 关心!”小蝶拿腔拿调地学着虎子的语调抢过话头,又垂首,又哈腰。院子里的几个人都笑了。虎子不由红了脸。

“哎,虎子,这个星期天我去你们花圃看看吧,也顺便看看李伯。”看虎子窘得厉害,小蝶赶紧转移了话题。

“好的,二 。”虎子仍旧恭恭敬敬的。

“我说,李文虎,你又不是我家的奴才,干嘛这么一口一个大 、二 的,叫得这生分。小时候你不都是叫我小蝶的。”最近新学潮闹得厉害,打破人与人之间的等第观念是学校里喊得最响的一个口号,陆雨蝶的思想也受到了冲击,“以后还叫小蝶吧。”

“是,二 。”虎子依然恭恭敬敬的。

“你……”陆雨蝶为之气结。

“好了,小蝶,别再闹了,让虎子赶紧干完了,他还要赶好长一段路回家呢。”陆玉婷拿出大姐的架势拦住了任性的妹妹。

“好吧,虎子,就这么说定了,星期天你来带我,我去你们家花圃看看。”说完像只蝴蝶一般飘进了里屋。

虎子看着那个曼妙的身影远去,轻轻叹了口气,蹲下身,继续未完的活计。

这些原本都是父亲的活,父亲哮喘的老毛病隆冬以来迁延至今,开春了仍不见好转。镇上的几家大户包括陆家的花花草草都是父亲供应并打理。父亲先前是陆家的佃户,攒了点钱,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块地,一家人就靠父亲的这点收入维持生计。如今父亲做不得活,大哥又有病,虎子只好挑起这副重担,维持家计。幸好自小跟父亲打理花草,这些活计都不陌生,也跟着父亲在镇上几户大户人家进进出出,他们倒也不排斥,生意仍旧维续着。跟小蝶更是从小一起抓蚂蚱的玩伴,只是长大了,虎子谨记父亲的教导,要懂得规矩,做人要知道自己的本分。如今小蝶出落得越发光彩照人,进了新式学堂,而虎子只是整天侍弄花草的泥腿子,不用父亲教,虎子自觉地保持着距离。可他总也拒绝不了小蝶的要求,比如小蝶要黄色的蝴蝶兰,虎子精心培育了一盆黄色蝴蝶兰。蝴蝶兰品种繁多,数黄色最为金贵;况且这里的气候土壤对蝴蝶兰来说也不是最适宜的。可是小蝶想要,哪怕再难,虎子都会弄到的,只要小蝶开心就好了。

星期天,虎子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来了,他是来带小蝶下乡的。

小蝶早忘了这茬,还在睡懒觉,被人叫醒时,慌手慌脚地穿衣服,梳洗,直埋怨虎子也不让她睡个懒觉。陆太太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笑着说:“你这疯丫头,说是风就是雨,你不是一再跟虎子说好了今天要去乡下采风,然后还有一篇什么相关的文章要写。要是虎子今天不来,下回遇到,不被你骂死才怪。”小蝶搔搔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又扭股儿糖地扭向母亲怀里,撒着娇:“妈……”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陆太太拿这个任性的女儿没办法。一个爹妈生的,咋就如此的天壤之别。大女儿雨婷文文静静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偏这小女儿,一天到晚的不安生。看着女儿匆忙离去的背影,陆太太摇了摇头,嘴角却掩不住的笑意。两个女儿一静一动都是她的心肝,有了她们岁月日子才不那么难熬。大女儿已是尘埃落定,入赘了一个女婿,女婿也孝顺,颇得老人意;小女儿也有好几户人家上门提亲,都是不错的门庭。但这是女儿一辈子的大事,自然要好好合计合计。等嫁了人就不能像这样疯了,就让她再好好玩玩吧。想着这个,陆太太转身往内室走去,她要和雨婷好好商量一下,一女只能嫁一夫,几家都来求,就让人作了难。雨婷稳重,很能给主意。

陆雨蝶哪会想到这一会功夫母亲转了这么多念头,此刻她正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优哉游哉。去虎子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几乎是李伯看着长大的,小时候,隔三差五的李伯会给她带个蝈蝈、蚂蚱,或者乡下的什么新鲜玩意。偶尔她也会缠着李伯带她去乡下看看,坐着李伯的牛车,闻着花香,乡下在雨蝶眼里一直都有着桃源之美。每次出去李伯都妥妥当当地把二 送回陆宅,所以对于去乡下李家,陆老爷和陆太太都比较放心。如今再去李家,牛车是用不着了,牛车只用来装运花草,虎子骑着自行车轻轻松松就能转个来回。

“哎,二 ……”

“小蝶……”陆雨蝶不客气地打断了虎子的话。

“好,小蝶!”离了陆宅虎子明显活泛多了,“小蝶,上次遇到的那个小白脸是谁?”

“哪个小白脸?”小蝶没有反应过来。

“就那个……”虎子有些支支吾吾,“就那天在关帝庙外遇到的那个。”

“哦,那个啊,那是我同学啊,什么小白脸?说得这么难听。我这个同学可是学校里的才子,人品文章俱佳。”小蝶有些不高兴。

“哦……”虎子不再说话,有些怏怏的。

很快到了李家。

一个小小的院落,几间砖瓦房,掩映在一片红的,粉的,蓝的,紫的花海中。小蝶惊叫了一声:“太美了!”。她最喜欢这个季节到李家来。春天似乎就凝聚在这儿,而后延伸开去。葱翠的田野,满坡满道不知名的野花,还有忙碌的蝴蝶,空气中都满是花的芬芳。

“唔,真香啊!”小蝶深深吸了一口气,“虎子,怪不得你很久不到我们那边去了,住在这里,换我也不愿离开的。”

“呵呵,那是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 的想法,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到了自己的地盘,虎子越发放松,看着小蝶的陶醉样,不由善意地揶揄。

“哼,是你不懂得享受。”小蝶不服气,小嘴撅老高,熟门熟路地直奔内室,一路高喊着,“李伯,李伯!”

“哎呀,二 ,你怎么来了!”李德福正在里屋歇息,听到喊声迎了出来,因赶得急,在门槛上磕了一下,差点摔倒,“孩他妈,二 来了,快倒茶来。”

“李伯,你别忙了,我来看看你,也顺便来透透气,在家要憋闷死了。”小蝶是李德福看着长大的,小蝶一直把李伯当成自家人,“李伯,你好点了吗?你这回病了好长时间了。”

小蝶嘴里说着话,手里却把玩着桌上的佛手,左看右看,新奇得似乎第一次看到。

“谢谢二 的记挂,我这是老毛病了,过段时间就好了。”李德福说话的声气像赶了很长的路,吭哧吭哧,有大风在烟囱里回旋的声音。

“二 ,您喝茶。”李婶恭敬地递过一杯茶,满脸堆笑,手习惯性地在围裙上擦着。

“谢谢李婶,我不喝茶了,我跟虎子去看蝴蝶兰。”小蝶站了起来,把胸前的麻花辫甩到后面,拉起虎子就走。

李德福目光复杂地看着两个年轻人出屋去了,回身坐下心不在焉地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了。

2

“虎子,快看!白色的蝴蝶兰!哇!好多品种啊!”小蝶一惊一乍地在花圃里穿越,像只花蝴蝶。虎子沉默地跟在后面,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美丽的身影。

“虎子,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一句话也不说。”小蝶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看虎子。没等虎子回答,却又欢快地向前去了。

“虎子,开春了,这些花为什么还在室内,不把它们搬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小蝶看什么都新奇,问的问题也自以为新奇。

虎子笑笑,似乎笑小蝶的无知:“有些花是动不得的,温度、湿度都得保证,一挪窝说不定就死了。”

“这么娇贵啊。”小蝶吐了吐舌头。东摘一朵,西摘一朵,手里已捧了一大把鲜花。白皙的手指染上了绿色的汁液。虎子也随手摘了一朵红色蝴蝶兰。离了花盆,没有绿叶衬托,没有同伴的蝴蝶兰在虎子手里孤单单的,细碎的花朵很显单薄。在品种繁多的花圃里,蝴蝶兰并不出众。不知道小蝶为什么单单钟情于蝴蝶兰。

从另一扇门出了花圃中的温室。

花圃后是一条小河,河坡上绿草青青,春回大地后的河水异常的澄澈。小蝶轻车熟路地在一处天然的石头上躺了下来,闻着手里的鲜花,享受地深深呼吸着。杨柳低垂,成了天然的幔帐,透过枝叶缝隙的阳光荡漾在青春的脸上。虎子默不作声地在小蝶身边躺下,看着远处的白云,扯着手里尚未丢弃的蝴蝶兰。

“虎子,你是不是有心事,干嘛老阴沉个脸?”小蝶坐直身子侧过头忽闪着大眼睛。

“唔……”虎子仍旧心不在焉,收回流连在天空的目光,“你脸上沾了花粉了。”

“这里。”虎子也坐了起来习惯地伸出手轻轻拍去小蝶脸上的花粉,手指触及滑滑的肌肤,不由轻轻的颤慄,不由变成了摩挲,梦呓般地说:“小蝶,你真好看。”

小蝶咯咯笑着,挡去虎子停留在她脸上的手,歪过脑袋,调皮地问:“我好看吗?”

“嗯,好看。”虎子痴痴地看着,“真好看。”

“小蝶……哦……小蝶……”虎子似着了魔一般,“我愿意为你生,为你死。哦,小蝶。”虎子轻轻捧起那张梦里出现过无数回的脸,像捧着一个水晶球,生怕一不小心打碎了。小蝶似被催了眠,任由那火热的唇覆盖上她的。好半晌,才似乎从梦中惊醒一般,猛力推开虎子:“李文虎,你欺负人!”站起身,哭着飞奔而去。虎子愣了一下,打了自己一巴掌,赶紧追了上去。

“小蝶,小蝶,我不是故意的。”

“你放手,我找李伯去!”小蝶使劲挣脱虎子拉着的手,却哪里挣得过干惯了庄稼活的那双强劲的手。

“你放不放?”

“不放!除非你原谅我。”

“你欺负人!”

“我真不是故意的……小蝶……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喜欢你……”虎子急得有些结结巴巴,“我喜欢你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了,大概上辈子就开始了。”说出来了反而倒顺畅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知道我不能喜欢你,可是这由不得我自己啊,小蝶,我喜欢你!”虎子的直视着小蝶的眼睛,小蝶看到虎子的眼里有泛光的涟漪,还有青青的草地及悠悠的白云。小蝶不由红了脸,睫毛上尚挂着未落的泪水,像清晨叶尖上的露珠。小虎不由紧紧搂住了这个可爱的人儿。柔软的身子在他怀里挣了挣,而后一动不动,静静蜷伏着。虎子搂得更紧了,似乎要揉进自己的身躯里,吻干小蝶脸上的泪水,吻她的眼睛,最后落在唇上。哪怕下一刻天崩地裂,世界毁灭也不再遗憾了。

一直到天黑小蝶才仍旧由虎子送回陆宅。再走进陆宅时,虎子和小蝶都感觉不一样了,才短短的一天,天地似乎就换了一个模样,两人相视一笑,也不说再见就各自回了。

有什么不一样呢?其实并没什么两样。小蝶依旧上新式学堂,虎子依旧侍弄花草,只是这相视的一笑中有了不一样的内容。

当陆雨蝶闪闪烁烁跟母亲说起跟虎子好上了时,陆太太惊得手里端着的茶杯一晃,茶水撒了自己一身。陆太太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女儿,确定女儿不是在开玩笑。这个女儿总是玩一出是一出的,不能当真。

陆太太竭力稳住自己,不动声色地问女儿一些细节,小蝶却忸怩地不肯说了,手指下意识地抚着胸前的麻花辫,一脸羞涩,完全不似平日的模样。陆太太暗叫一声:坏了,这小妮子动真格了。

这可由不得她,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上门求亲的不论哪一家都比李家强,女儿再不济也不能嫁给自己家的佃户吧。孩子还小,一时头脑发热也是有的。陆太太决定在最短时间内给小蝶定一门亲事。

陆太太老谋深算地开始谋划小女儿未来的幸福。赵家姑嫂多,不易相处;王家产业广,男人经常不在家,容易出岔子;孙家的公子听说是个药罐子。还是钱家的公子看上去实诚,且家里是独子,没有三姑六婆的咀唔,女儿嫁过去不至于吃亏,况且他家的产业虽说比不上陆家,在这块地方也算是上等人家,物质方面是不愁了。

共 2076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蝴蝶兰》,第一眼看到这三个字心里无疑是十分美好的,犹如真的看见了典雅娴静的几瓣芬芳,让人顿生遐想,然而,故事却没有沿着这份醉人的美好一路前行,令人思绪万千。故事发生在“破除等第”的新学潮时期,陈旧的社会一点一点接受着新生事物的冲击并一点一点地改变着,尽管如此,沿袭已久的封建礼教观念依然牢牢地固守着大多数老百姓的言行,只是年轻的生命不再墨守成规地被它们束缚着,竭尽全力追寻着生命不一样的春天,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主人公李文虎原本是风扬镇第一大户陆家佃户的儿子,一个侍弄花草的农家子弟;陆雨蝶是陆老爷的二女儿,一个在新式学堂读书的追求自由生活的女子;不管是两个人的出生门第,还是两个人的生活轨迹,他们都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但是,两个年轻的生命却在一盆蝴蝶兰的牵引下发生了 的碰撞。李文虎(虎子)不顾父亲的教诲,按耐不住一颗炙热的心,不顾一切地爱上了陆家的二 陆雨蝶(小蝶),在一次带她去乡下看花游玩的途中,虎子急切地向小蝶进行了爱的表白,情窦初开的小蝶被虎子深情的吻和甜蜜的话语所打动,两人身心相拥走在了一起。可是,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当陆老爷和夫人得知这一情况时大为震怒,本想急于为小蝶找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却不想小蝶已然有了身孕,无奈何愤怒之下,陆老爷将女儿小蝶赶出家门,宣布断绝父女关系,这对于虎子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终于可以迎娶心爱的小蝶进门,李老爹一家虽然心存担忧,但也欣然接受了这个身份尊贵的儿媳。平淡而贫穷的乡村生活开始了,这些事小蝶始料不及的,更让她始料不及的是在女儿出生之后虎子和李婶对她冷漠的态度,尽管小蝶在极力学着料理家务、照顾虎子,可还是无法除去李家人脑子里传宗接代的愚孝观念,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虎子为了扩大自家花圃的生意与人合营反遭欺骗,致使仅有的一点土地被债主拿去抵债,一家人单单依靠大哥李文龙与好友孟雨樵开办学堂的一点工资维持生计,这让大嫂文秀很是不满,李家在文秀的一片吵闹声中分为三家,小蝶倒觉得日子终于安生,不用再看别人脸色,就算生活比之前更加拮据,只要有虎子好好对她就够了。故事到了这里如果能够风平浪静或许应该还是有希望的,但是,虎子却不再像结婚前和刚结婚时那样对待小蝶了,甚至对女儿雪儿都不正眼看一下,除了出工竟然还进出赌场,要么就是酩酊大醉,多次劝阻依然我行我素,这让小蝶伤透心了。恰巧这时,大哥李文龙无意中言说学校一位老师因与校长孟雨樵拌嘴而离去,小蝶就央求大哥让她去试试,就这样小蝶走进了学校成了一名老师,通过实践证明了她的吃苦精神和工作能力,得到了孟雨樵的认可和赏识,久而久之两个上过学堂、思想先进的人相互吸引、相谈甚欢,期间,虎子又几次赌博并打架被抓进监狱,让小蝶心里更是雪上加霜,同时对孟雨樵的欣赏和爱慕更为增进,在又一次伤心之下小蝶扑向了孟雨樵的怀抱,成了众矢之的。事后,孟雨樵离开了村子,去追寻他的梦想,没有给小蝶留下只言片语,小蝶也变得木然无语,悄然带着雪儿消失了,没有人真的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人说她去找孟校长了,也有人说她抱着孩子跳河了,虎子疯了似的找寻,依然无果,只是那盆蝴蝶兰再也没有开放。小说令人有一股不忍品读的思绪,当然,故事情节曲折而入情入理,描写细腻而收放自如,只是贯穿于故事始末的人物命运使人唏嘘不已,让人深深地体会到封建遗毒的迅猛之势,一篇真情佳作,欣赏学习,问好作者!【:草根】【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11715】

1楼文友:201 - 11:25:12 一篇情节曲折的小说,一场精彩连绵的大戏,人物形象丰满,让人深入其中不能自拔,欣赏,再欣赏! 以文会友

回复1楼文友:201 - 18:09:44 谢谢社长点评!我也正在学习中。

2楼文友:201 - 11:27:22 如此细腻的文笔和巧妙入理的构思令人叹服,读来犹如目睹了一场喜怒哀乐,恩怨缠绵的爱情,确实意犹未尽,学习并致敬! 以文会友

回复2楼文友:201 - 18:11:00 谢谢!遥握!

楼文友:201 - 11: 1:45 欣赏晓月这篇场面宏大、情感交织的小说,其文字功底已无话可说,唯有欣赏学习,顺祝一切安好,佳作不断!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 楼文友:201 - 18:46:56 草根写这么长的编者按啊!感动并学习,学习你的敬业精神!编发两回,就是一口气看了六万多字,打上两回的编者按。辛苦!向你致敬!学习!

4楼文友:201 - 14:56:10 恭喜晓月美文成精,心约因您而精彩,顺祝冬安,笔祺!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4楼文友:201 - 18:48:04 谢谢!多多向你学习!祝一切安好!

5楼文友:201 - 16:02:27 初次欣赏文友的小说,就被震撼住了,不凡的文笔,引人入胜的内容,细腻的描写,各具特色的人物刻画,形象鲜明,鲜活。值得好好学习。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5楼文友:201 - 18:49:07 谢谢!我也正在学习中,向各位文友学习!

6楼文友:201 - 18:08:09 这篇小说,确实写得很精彩,无论从语言、情节还是从主题上看,都值得细品。欣赏了!问候作者,期待更多精彩佳作!

回复6楼文友:201 - 18:49:50 谢谢!远握!

7楼文友:201 - 18:09:17 编者按也写得非常详尽到位,值得学习!

回复7楼文友:201 - 18:50:25 是的,草根的敬业精神值得学习!

8楼文友:201 - 16: 1:48 美文!文采、思想、意境。美在其中。

9楼文友:201 -0 -1 20:10:19 祝贺晓月的蝴蝶兰成为绝品!实至名归!再次品读,仍然意犹未尽。 以文会友

10楼文友:201 -0 -1 22:09: 1 读了,的确不错!江山对 绝品 的要求很高,能获取确实不易。祝贺作者! 诗,生命揉搓出来的悲欢离合。

治疗肠易激综合征常用药

如何治疗小儿积食发热

什么药能治小儿积食发热

风湿性关节炎怕什么
新生儿黄疸有何症状
宝宝口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