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怒焚九黎第二十四章

  怒焚九黎 第二十四章

  “老袁你这次的目的是什么”毕星河舀了一碗,他感到有点躁意,是心境乱了,还是酒入愁肠他苦笑道:“你该不会也是为了这万灵鼎来的吧”

  袁弘有些奇怪毕星河现在的状态,刚才自己透露出的信息中,明明楚国第一高手轩辕劫的到来更加吸引人,而毕星河却关心起那只破鼎

  “老毕,你该不会对那只破鼎动心了吧听老哥一句劝,那玩意真不是那么好拿的”袁弘语重心长的道:“你可知道夺鼎的人是谁告诉你吧,是妖国古月的皇族三长老,以美貌与狠辣著称的胡香儿,丹妖巅峰境高手”

  毕星河苦笑:”你看我是这个意思么“

  袁弘这才记得,眼前这位与自己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已经筋脉尽废了,随即他醒悟过来:”老毕,你是为离风担心吧,放心吧,那家伙贼着呢,只有他算计别人的“

  毕星河认同地点了点头

  ”至于我嘛,嘿嘿,我只想见见轩辕劫的两个女徒弟,传说她们美貌无双,倾国倾城,老袁我至今未娶,就是要看一看与她们有没有这缘分“他说到美妙之处,眼珠一转:”放心吧,老毕,到时我也带上你“

  毕星河摇摇手:“我看还是算了,我废人一个,还是不要丢了袁兄的脸比较好”

  “屁”袁弘怒道:“老毕,咱俩什么关系,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谁敢瞧不起我的兄弟,我就让他后悔生出娘胎”随后,袁弘又叹了口气:“筋脉断了确实是个麻烦“

  袁弘抓住头皮,仿佛动脑对他来说是种折磨,然而,毕星河知道,这位外表粗犷的家伙,极有主见,也不缺乏智慧

  

  袁弘突然眼冒精光:“有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老毕,我虽没办法让你恢复筋脉,但我可以让你修炼到后天九层巅峰”

  毕星河不解道:“这有区别吗”

  袁弘盘起腿来:“怎么没有区别,你现在最多也就是后天武者第六层水平,算上你的经验与对武道的理解,勉强对上一个后天武者第八层的家伙,你就要难以取胜,但如果你有了第九层巅峰水准,就足以让你在大部分妖兽面前自保了”

  毕星河点点头:“理论上确实如此,不过,据我所知,无论什么功法,一到后天第七个层次,便与筋脉扯上联系”

  袁弘哈哈大笑道:“不错,确实大部分功法是这样的,但也不是绝对,比如我族的就是这个例外”

  这完全颠覆了毕星河的认知,随即他又醒悟过来:”可是我并非你们一族的子弟,这样做不合适“

  袁弘沉默起来:“老毕,你多久没有回岭南了”

  毕星河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答道:“十三岁出来后,就没有回去过”

  袁弘点点头,严肃道:“难怪如此,老毕,你先前若是回到岭南,以你先天的水准,你家族原本的禁地,必定会向你开放一大部分,而这一部分就包括了许多天地之初的秘密,现在我要向你解释的是,我们袁族的《力猿决》是向任何人族开放的一部后天功法“

  “《力猿诀》”毕星河疑惑道:“你们修行的不是《天猿诀》么”

  袁弘笑了起来:“老毕,你可不能贪心不足啊,《天猿决》可是我族独门绝学,恕不外传”

  毕星河尴尬地笑了笑,袁弘又笑道:“力猿决是天猿决的基础功法,我族子弟在后天境界时,都是以它来打造根基”

  毕星河点点头,他衡量着,自己目前的武力值确实太低了,在这强者如林的世界,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一途他原本计划立刻动身前往吴地,找到传说中的神农谷,然后求他们医治,但这种想法虽好,实现起来又过于遥远

  齐国国土辽阔,南北纵横二十余万里,地形复杂,由于大山大河极多,所以,很多地方都是一片荒蛮,野兽妖兽不说,而且山匪路霸猖獗无比,杀人越货根本就如同吃饭喝水般一样轻松

  想要穿过齐境,达到吴境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而且,神农谷究竟有没有这种续脉之术,这还是一件难以确定的事情,也许他们真的有,也许只是自己想当然而已,当然,也有可能,自己无法拿出让他们动心的东西,让他们医治

  种种原因想比,毕星河觉得还是接受袁弘的建议比较靠谱,自己恢复后天九层功力之后再去,至少保命的机会要大一些

  接下来,两人便谈起了力猿决,毕星河不是迂腐之人,竟然袁弘的家族没有门户之见,他也就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包袱了

  胡灵儿鞠了一把清澈而冷冽的溪水,捧到嘴边,伸出粉嫩的舌头,极为优雅地舔着,她的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盯着溪水中几条游鱼

  一条游鱼轻摆着尾巴,来到她的影子下,嘴巴一张一翕,仿佛在赞美她的美丽

  胡灵儿笑了,嘴角轻轻上扬,搭配着完美的五官,形成了一道极为美丽的风景她的手伸入水中,下一秒,那条游鱼被抓出水面,这条鱼惊慌失措起来,不断扭动着身体,拍打着尾巴,想要挣脱这如同白玉凝成的手掌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下一秒,胡灵儿将它砸在岩石上,它的身体僵硬起来,它艰难的扭动了两下,终于一动不动了

  胡灵儿眼中露出一种兴奋,她又将鱼拾起,在溪水中荡漾了几下,洗干了鱼身上的泥沙,就蹲在溪边,慢条斯理地生吃起来

  成就丹妖改变了她的形态,却仍然有些习惯是难以改变的

  她吃的不快,甚至有些优雅,锋利的指尖划过鱼身,将鲜美的鱼肉一缕缕剃下,放进樱桃小嘴之中指尖的用力掌握的十分到位,不但剔除了鱼骨,还避开了内脏

  不多时,一条鱼可以生吃的部分已经被胡灵儿吃进了肚里,只剩鱼头连着鱼骨,鱼骨包着内脏

  胡灵儿似乎没有吃饱,她又从溪水之中取出一条游鱼,准备将其砸晕,然后吃进肚子

  然而一阵笛声响起,悠扬的笛声在山林中如清风摆荡,胡灵儿无奈地将鱼丢进溪水之中,她优雅地站起身来,白裙翻起,宛如盛莲绽放

  “这位姐姐,你已经追了我一天一夜了,现在该出来一见了吧”胡灵儿柔美的声音荡起,仿佛是笛声中一个完美的和音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地点
丽水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苏州治疗前列腺脓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