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執掌乾坤第2074章勸說蘇雨彤

执掌乾坤 第2074章 劝说苏雨彤甚至巧合的有些过了,可能都能写本书了吧  不是说无巧不成书么  “不过现在看样子是没有机会了”  苏雨彤此时再次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

2019.10.19
修士的廚神生活第187章有了山再加一臺車

修士的厨神生活 第187章 有了山,再加一台车(第四更,求订阅)乔大雨和顾柏忙活了大半个月,终于有了半天空闲时间  两人直接上陆家小院,找陆湛要吃的  头一天,陆湛忙

2019.10.19
縱橫九世第一百七十九章變故

纵横九世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变故开始呈现出了新的情节  人生天地间,岁月如流水  凌飞自从那次谈话之后,勤奋修炼  ,如此高强度的修炼,让掌门都有些于心不忍,而凌飞

2019.10.19
神門第二百五十三章破界

神门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界没有石破天惊的大动静,也没有势大力沉的厚重感,除了没有被砸得缺棱断角之外,基本没有其它可以圈点的地方  方正直又在石屋中找了一圈,发现并

2019.10.19
再踏濁蒼路第五百二十八章紫嵐州之難三

再踏浊苍路 第五百二十八章:紫岚州之难(三)魔极门门主下达完这个命令后,便带着两万修魔者战士通过传送阵回到了魔郡,后面的事情就是他自己倒霉遇上凌逸的事情了  再说

2019.10.19
愛情這東西有不得半點雜質

爱情这东西,有不得半点杂质当还是懵懂的年纪,读高中的时节,早早的遇到了他,可是,他的存在并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并没有想男生我注意点只在于学习,

2019.10.18
征途第九十四章被發現了

征途 第九十四章 被发现了天佑的“酷刑”时间其实并不太长,随着肌肉松弛下来,痛苦来的快去的也快那帮亲兵虽然有报仇的嫌疑,但不得不说手法还是非常不错的,在使用了药酒

2019.10.18
天才相士第六百七十九章三座大山

天才相士 第六百七十九章三座大山刘经天终于回来了,但从进入诸人视线开始,所有人便能看出这xiǎo子身上的精气神全部都没了,仿佛成了行尸走肉一般,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甚

2019.10.18
整形醫院小相師0468喜從天降第二更

整形医院小相师 0468喜从天降(第二更)雨乱水他们离开了真州  他们想得到开头,但谁都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身份离开真州  气势汹汹而来,势要将江城拿下,

2019.10.18
至尊劍皇第708章龍脈血骨

至尊剑皇 第708章 龙脉血骨命门这血玉矿层后,封禁的很可能是栾皇一脉的命门  秦墨做出这样的推测  在场众人皆是发呆,栾皇一脉的命门为何封禁在此里面封禁的又是什么 

2019.10.18
紫極天下第三十五章我們陪著你

紫极天下 第三十五章 我们陪着你“你是说,赤灵已经脱离了混沌石”  殿内,此时众人齐聚,包括已经出关的卫子谦和黑子,王zǐ将自己的变化告之了几人,青龙惊讶的出口,显

2019.10.18
誰的青春不迷茫3

谁的青春不迷茫最近读了一本书,书名叫作《向着光亮那方》  书读起来很真,让你不禁拍腿赞叹:书中的故事不也发生在我身边嘛,书中的某某不就和我认识的那个谁谁很像嘛是

2019.10.17
90后小说直面同龄人

90后在校大学生陈逸嘉长篇小说《空中的梦想家》近日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作为一部心理小说,作品直面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由学业等压力造成的心理问题。陈逸嘉曾因学业问题休

2019.10.17
心灵小说蝴蝶兰

摘要:一个小小的院落,几间砖瓦房,掩映在一片红的,粉的,蓝的,紫的花海中。小蝶惊叫了一声:“太美了!”。她最喜欢这个季节到李家来。春天似乎就凝聚在这儿,而后延伸

2019.10.17
汗流浃背的近义词是什么

形容非常恐惧或非常害怕。现也形容出汗很多,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小编收集了汗流浃背的近义词,欢迎阅读。典故出处《史记·陈丞相世家》:“勃又谢不知,汗出沾背,

2019.10.17
第85期石鼓书院大讲坛开讲青年作家李镇东

第85期石鼓书院大讲坛开讲:青年作家李镇东探析船山诗歌中的生死大义 -27 湖南作家 本讯(通讯员李霞)衡阳人王夫之是明末清初南国大儒,在思想、哲学界颇有造诣,被称为船山先

2019.10.17
看点父女之间的秘密散文

摘要:你听说过“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吗?父亲和女儿之间没有几个像样的秘密,女儿是长不大的。 俗话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则说,女儿的成长中离不开父亲的保护,

2019.10.17
永恒武道第七百六十六章兩千條大道第二更

永恒武道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两千条大道(第二更)“源宇宙危险”  林峰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死死的盯着狼大  “主人,你之前提到过的那根巨大的爪子,应该就是一头先

2019.10.16
怒焚九黎第二十四章

怒焚九黎 第二十四章“老袁你这次的目的是什么”毕星河舀了一碗,他感到有点躁意,是心境乱了,还是酒入愁肠他苦笑道:“你该不会也是为了这万灵鼎来的吧”  袁弘有些奇怪

2019.10.16
流年匆匆又匆匆散文

1、动车在广袤的夜色中行驶。车窗外有迷离的城市霓虹,模糊的山峦叠影,以及远处隐约的乡村灯火,它们在我目光抵达的瞬间才靠近,刹那间又已经急速后退,没有了踪影。它一路

2019.10.16
  • 1
  • 2
  • 下一页
  • 尾页
友情链接